淄博新聞網首頁- 讀報- 視頻- 新聞- 時評- 財經- 教育- 科技- 藝術- 房產- 吃喝玩樂- 汽車- 警界- 文學- 圖文- 推薦- 曝光- 專題- 小記者- 健康- 金融- 便民- 社區
聽親歷者講述當年崢嶸歲月
淄博解放 打響解放山東第一仗
2019-04-26 09:26:49 作者: 伊茂林 李凱 劉金輝
字號:   打印

  編者按:周(村)張(店)戰役又叫膠濟路西段戰役,是解放山東的重要組成部分。曾任山東兵團司令員的開國上將許世友,回憶起膠濟路西段戰役時曾說:“這一仗,是我兵團在新式整軍運動以后打的第一仗,是解放全山東作戰計劃中的第一仗。”


  4月21日,記者見到89歲的夏方珍老人時,她正因身體不適在醫院治療。雖然年事已高,又是在病房里,但講起解放周村時的場景,講起丈夫常子榮九死一生的傳奇經歷,她使我們的記憶一下回到了71年前那個炮火連天的春天。

  解放周村 武工隊“勞苦功高”

解放軍汽車開進周村城


  夏方珍是鄒平人,16歲即參加革命。她的丈夫常子榮是周村人,年長她9歲,1948年3月,周(村)張(店)戰役打響時,常子榮任長山四區區長、武工隊隊長,戰役前的偵察工作,就是常子榮和隊員們一起完成的。

  “聽說大部隊要解放周村,常子榮他們高興壞了!國民黨反動派干盡了壞事,這下子老百姓終于能重見天日了。”夏方珍老人激動地說。為了防止敵人襲擊,常子榮他們從離周村數十公里的桓臺縣龍子村出發進行偵察活動。當時地方和部隊的偵察員有一百多人,分成若干個小分隊,兵分多路對各自的目標展開偵察。

  周村當時由國民黨32師防守,戒備森嚴。要想全面掌握敵情,就要深入虎穴去抓幾個“舌頭”。常子榮和偵察營的王排長打扮成農民,想從周村東門進城。這時4個盤查行人的敵人端著槍攔住了去路:“站住!干什么的?”“我們是梅家河的,到城里去給國軍辦柴米的。”常子榮說著遞上事先寫好的條子。敵人沒發現可疑的地方就放了行:“去吧,天黑之前出城。”

  常子榮和王排長進了周村城,穿大街過小巷,避開了一個個便衣特務,應付了一次次盤問,把城里敵人的情況摸了個大概。太陽快下山了,二人來到離周村城西門不遠的一個僻靜地方歇腳。這時遠處趕來了一輛馬車,上邊坐著5個敵兵。常子榮給王排長遞了個眼色,當轅馬剛到墻角時,他一個箭步跳上車去,用駁殼槍點住了敵人:“不許動,繳槍不殺!”敵兵嚇呆了,其中一個想要頑抗被常子榮一腳踢倒;這時王排長也跳上了馬車,敵人蔫了神,乖乖繳了械。常子榮隨后用手榴彈頂住趕馬車敵兵的腰,讓他爭取立功贖罪把車趕到梅家河去,敵兵連忙答應著說一定照辦、一定照辦。

  走在去梅家河的路上,突然又出現兩個便衣特務攔住了馬車,常子榮問:“哪一部分的?干么攔住兄弟的車?”其中一個特務把帽沿往上推了推說:“我們是搜索營的,你們是干什么的?”常子榮知道推帽沿是暗號,隨即雙手捋捋說:“我們也是搜索營的,到梅家河辦事去。”倆特務看著暗號對上了,是“自己”人,就客氣地放行了。途中,常子榮他們還捉到了一名國民黨軍官,收獲頗豐地返回了梅家河。

  偵察工作是處處險象環生的,一次在執行偵察任務時,常子榮和武工隊員們在一戶農民家中遇到了敵人的包圍。

  “當時敵人在門口守著人放著機關槍擋著,誰從里面出來就打誰。很危險!”夏方珍說:“這時常子榮說往外扔手榴彈,才從屋里攻出來。”突擊的過程中,有的隊員被敵人追到了井里,有的隊員被敵人開槍打中,常子榮一路往東跑,跳進路邊的深溝藏了起來。一時沒被追兵發現,常子榮趁機爬出深溝又往北跑。這時遇到路上有個人在挑著擔子賣豆腐,常子榮一看認識,說:“我替你挑著!”那人和常子榮快步來到鄰近的一個村莊,走進路邊一家飯店藏身。第二天,常子榮借了件破襖穿上,回去找他的隊員,結果一個也找不著了。“太慘了,都犧牲了!”夏方珍說到這里,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了出來。

  一次次的遇險并沒有讓常子榮退縮。重整隊伍,他們又一次次走在去偵察的路上。有一次,常子榮和幾個武工隊員到周村觀海門附近偵察,他們穿著繳獲來的國民黨軍裝混進了觀海門。守門的7個敵人正聚在一起賭牌,常子榮箭步逼上前去低聲喝道:“不許動!”敵人被嚇懵了,耷拉著腦袋跪在了墻角,隨后作了俘虜。期間,常子榮又在周村街里找到一名國民黨守軍的連長敘話,這個人與我方有關系,就把他知道的周村國民黨軍隊的數量、防備布局、武器彈藥等情報都悉數告訴了常子榮。

  常子榮在回憶錄中曾寫道:我們對周村周圍有多少溝,多少壕,多少墓田,多少墳頭,敵人有多少炮樓,都一一偵察好,畫了圖。光對周村以東的褚家墓田就進行了3次偵察,大小墳頭的個數、座落位置偵察得一清二楚。記得解放周村時(我軍)指揮部就設在褚家墓田。3月8日左右,部隊讓我們偵察人員北上廣饒。后來我們被分配到各個連隊去當向導。3月12日早4點30分解放周村的戰斗發起后,向導道路熟情況明,使戰斗得以順利開展。周村解放后,某部軍政首長特致書長山縣委建議給周村武工隊記功,華野9縱司令部贈獎旗一面,上書“勞苦功高”四個大字。據夏方珍老人回憶,著名小說《鐵道游擊隊》的作者劉知俠,當年還采訪過常子榮和他的武工隊員們的戰斗事跡。

  攻取桓臺 孤膽英雄沖地堡

我軍的重機槍向敵人掃射

支前群眾奔赴周村前線


  在解放周村之前,山東兵團第7縱隊已于3月11日解放了張店。張店、周村的相繼解放,使國民黨駐博山的守敵如驚弓之鳥不戰而逃,最后在淄川被全殲,博山于3月13日獲得解放。14日,盤踞在臨淄縣城的徐振中部棄城東逃昌樂。解放軍魯中部隊和臨淄獨立營乘勝進占臨淄城。歷經幾次反復,臨淄獲得解放。

  3月18日下午5點,解放桓臺的戰斗打響了,一陣炮擊后,敵人的火力點大部分被壓制封鎖,我軍爆破組隨即在炮火掩護下進行爆破,開辟突擊道路。當時曾是渤海縱隊16團特務連戰士的李功成在回憶錄中寫道:

  我們特務連的任務是進攻桓臺城東門。守敵在東門外羅大富家設有地堡,我們多次攻擊就是攻不下來,還有幾個同志不幸犧牲。連長耿茂松提出:“堅決攻下地堡,打進城去!”隨后調來了機槍班掩護,可還是壓不住敵人火力。這時,我們尖刀班的同志急中生智,用帶轱轆的長竿捆上炸藥包,推到了敵人的地堡前。還沒等我們點著導火索,地堡里敵人的槍彈打中了炸藥包,“轟”的一聲巨響,地堡被炸得磚石橫飛,有的敵人被炸死,大部分敵人順著地下通道逃進城去。

  敵人的槍不響了,我判斷沒問題了,就立即跑進被炸塌的地堡中,順著交通溝進城,剛到洞口,一伙敵人從西南兩面向我撲來!怎么辦?我就用手榴彈對付敵人,一顆、兩顆、三顆,連續四顆手榴彈在敵人面前炸開了花,敵人不敢前進了。這時,我們的后續部隊已經沖了上來,張玉坤和幾個同志一邊射擊,一邊向敵人投擲手榴彈。接著又有幾十個同志陸續順著通道沖到了洞口,又是一陣手榴彈爆炸聲,我們扇面散開,一齊向敵人開火。激戰了約20多分鐘,敵人有的被打死,有的逃跑,有的投降,這次戰斗敵人大約一個排被滅。隨后連長耿茂松帶領我們1班、2班的戰士穿過南北胡同,向商會街的公安局駐地前進,副連長帶領3排順東西大街直插大十字街口。當我們趕到公安局時,敵人逃得一個人影也沒有了。我們又順街向西到了街口,南面不遠的大十字街上已經有我連的戰士了。

  大約凌晨兩點,我看到大街上我軍押著一幫幫俘虜走向商會,戰斗基本結束,這時我的任務是負責警戒。19日桓臺解放時,天正好亮了。在這次戰斗中,我第一個沖進地堡,沖到洞口用手榴彈頂住了敵人的反撲,為后續部隊進城創造了條件,為此,桓臺解放后,團長莊仲一授予我孤膽英雄獎狀,對我給予鼓勵。

  挖通地道炸城墻 浴血奮戰淄川城

解放后的周村街景


  淄川城城墻高而堅固,根基用大石塊砌成,四門高大易守難攻,有“鋼打的濰縣,鐵打的淄川”之稱。解放淄川時曾任7縱21師224團組織股長的馬汝良是博山人,他在回憶錄中寫道:1948年3月5日,我7縱21師224團奉命從掖縣出發連續7天急行軍,于3月13日黎明前到達淄川附近并立即包圍了淄川城。圍城后,首要任務是選擇好攻城方法和突破口,我21師224團部對淄川城四周進行了反復觀察分析,認為東關民房密集,與城東門很接近,便于部隊隱蔽。因而師首長謝銳決定我224團必須先炸掉東城門,為部隊打開通路。

  主攻方向確定了,在研究如何攻城問題時,上級否定了架設人梯強行登城的設想,以避免給部隊帶來大的傷亡,并決定從東關一陳姓農民家,經護城河下面挖地道至城墻腳下然后填上炸藥爆炸,出其不意地攻入城內打擊敵人。一個連的土工作業隊很快組織起來了,作業隊的戰士大多來自淄博煤礦,對挖坑道有一定經驗,他們一馬當先,加緊挖掘地道,其他戰士也不示弱,大家只有一個共同的愿望,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挖好地道,在最短的時間內炸毀城門。

  盡管戰士們爭分奪秒,汗流浹背,可困難還是接踵而至:城樓上的敵人居高臨下,似乎已發現我們的意圖,幾天來一直集中火力封鎖坑道口,在這種情況下,挖地道進度十分緩慢。團長張明三立即召開“諸葛亮會議”,請大家獻計獻策,許多問題迎刃而解:地下粘土不好挖,戰士們就磨利鎬尖,截短鎬把,一點一點地啃,再借來挖煤用的風槍,一部分一部分掘下來。同時,我軍用更猛烈的炮火,壓制住敵人掩護施工。當我們進入攻城陣地的第7個早晨到來時,地道終于挖到了城墻底部。

  然而,更艱巨的任務是要撬下城墻底部的基石。不取出這部分基石,炸藥就沒有地方安放,但這些基石壘得十分堅固,每塊重達幾百斤。作業隊的同志們想盡了辦法,最后只得用鐵撬插入基石間的縫隙,集中人力一齊上陣。經過2個小時的努力,第一塊基石才被撬了出來。

  基石撬完了,要將這些沉重的大石塊和大量泥土運到坑道外又是個大難題。時間越來越緊迫,來自濟南的援敵已即將到達淄川。戰土們急中生智,從附近煤礦借來鐵軌和翻斗車,石塊和泥土就這樣被源源不斷運了出來。

  同一時間里,團指揮所又是另一番情景。桌上面擺著一幅臨時草擬的簡易城墻圖紙,作戰股的同志,有的在聚精會神地計算城墻的高、寬、厚;有的在計算炸開20米寬、20米厚的突破口所需要的炸藥量;有的在反復檢查著炸藥及導火線的性能。大家都共同擔著一份心:如此大型的爆破,過去從未干過,若一次不能成功,就會影響攻城的全局。為了確保炸城樓的一次性成功,團指揮所決定將炸藥加放1倍。作戰股的參謀帶領作業隊的戰士,將準備好的100多箱炸藥沿地洞運入城墻腳下,將炸藥裝入棺材,再用鐵絲捆住,安放好雷管,將6條引線接好電源,通向團指揮所,然后回土、填方、砸實

  在我們一個多星期緊張準備的同時,淄川城里的敵人多次向我們進攻,城東關的民房和附近村莊,也遭到敵人炮火的轟擊。狡猾的敵人在城樓上又增加了1個連的兵力,將炮群集中在東城內,目標瞄準東城門一帶,以防我軍突破。

  3月19日下午4點30分,攻城戰斗打響了。我軍的大炮怒吼起來,高大的城樓,頃刻間便籠罩在滾滾的黑煙之中。緊接著,3發指揮炸城的信號彈升入空中,團長大手一揮,“放!”作戰股長立即按下電鈕,隨著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頂天立地的蘑菇狀煙柱滾滾上升!城東門樓上的敵人,霎時血肉橫飛。敵人苦心經營多年的堅固城堡,被炸開一個大缺口。城東門炸開后,我們的戰士如同汛期決堤的黃河之水,勢不可擋,冒著滾滾的濃煙,從爆破口踏著敵人的尸體沖向城內。

  根據淄川史料記載,解放軍攻城部隊在缺口處打退敵人數次反撲,占領城墻兩側,繼而向縱深發展與敵人展開巷戰。第21師攻擊部隊沿中街向西及西南攻擊前進,第20師向北攻擊前進。戰至20日晚9點,敵軍大部被殲,守敵頭目淄博警備旅旅長呂祥云率殘部千余人退到文化巷警備司令部頑抗。第七縱隊立即集中精干力量與敵人展開文化巷激戰。最后文化巷守敵被殲、呂祥云被俘,戰斗于21日凌晨4點結束,晨曦中,淄川宣告解放。

  此前,濟南的援敵于20日分3路東進,并于21日早間進占章丘城及城北山地,向我軍防御陣地進行試探性進攻。22日上午10點,敵人分兵兩路向我軍陣地展開攻擊,我阻擊部隊待敵人接近陣地前200米時集中火力猛烈掃射,給敵人以嚴重殺傷。此時敵人聽說淄川已于21日宣告解放,隨后于當晚10點許倉皇西撤,阻援戰斗勝利結束。周張戰役從1948年3月11日發起至22日結束,歷時12天,總計殲敵3.8萬余人,使淄博全境獲得了解放。

  解放戰爭中,山東是解放較早的省份之一。解放淄博,又是解放山東的第一仗,為半年后解放濟南打下了堅實基礎。

  (記者伊茂林 李凱 通訊員劉金輝) 

        責任編輯 劉洋
點擊排行
  • 聚焦
  • 時政
  • 國內
  • 國際
8月29日,陣陣秋風送來清爽,我市天藍云白,空氣清新。在市人民公園,藍天白云映襯下,垂柳依依,湖水
15歲自告奮勇參軍。6年里,他打過日本鬼子,參加過解放戰爭,上過抗美援朝戰場。立過功,受過傷,得到
公益廣告被稱為“社會文明的旗幟,國家理想的標桿”,它傳遞正能量,引領社會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關于本站 | 媒體合作 | 廣告刊登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站長統計
魯ICP備 05024485 號 淄博報業傳媒集團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香港透码